当前位置:天添资源网  >>  天添故事  >>  民间故事  >>  民间传说 文章内容页

石佛传奇

来源:会员上传 日期:2018-11-29 13:41:42 作者:佚名
本资料为WORD文档,请点击下载地址下载
全文下载地址
文 章来源 天
添 资源 网 W w w.
ttZ y W. c oM石佛传奇

1、“石佛爷”的来历

岁月漫漫,风云变幻。不知是何年一尊石佛造像,凸显于广饶县阜城店村的东南角。南侧濒临淄河,那里芳草如茵,树林稀疏。石佛像坐北朝南,观望淄水。显露地面部分,高1.85米,佛像1.20米,舟形佛光。上部雕刻飞龙一条,正面雕有一佛二菩萨。大佛-手向上,一手向下。其周围雕有火焰紋背光,左右有飞天六个。上端有半身两佛头像,各持一圆形物。背光侧面各雕小佛25尊。石佛造像题名“正信天尊”。石佛像碑,年深日久,历经风霜雪雨,周体多处残缺,佛身出现斑痕。但佛容端庄丰满慈祥尤存。由于历史久远,且雕工精湛,实为古迹之瑰宝。

“正信”石佛造像,年月无考,问其周边村民,何人何时所置,归属何哉,无人知晓。但其由来倒有几种传说。

其一,淄河水冲来说:古时候,淄河夏季,山洪暴发,水势浩荡,冲毁上游寺庙,原有十尊石像,其中一尊石佛像坠入河床。在沙质河道中乘阶梯而下,借水的力量逐渐移迁,沉积于此。

其二,神话说:很早以前的一个深夜,天空中繁星点点,月亮似镰刀弯弯的挂在天空中。“哗啦-哗啦-哗啦-”淄河之中传出了清晰的流水声。这次不似往常那种缓缓的流水声了。这水声听来是越来越大,越来越急。在淄河边生活惯的人,一听便知道淄河发大水了。忽然,狂风大作,天空中的星星、月亮在瞬间不知去向。风虽大,水虽急,然而,在滔滔倾下的水面上,从上游顺流而下的一个小亮点却是平平稳稳,行驶之快实属罕见。行至今阜城店以南停下来,一个花甲老人手提一盏灯笼,左右两边各有-个童子相扶,从飘浮着的莲花池中走下来。岸边有人听到他们在对话。那花甲老人说:“我等就在这里安身吧!而后,虽难逃一劫(此劫是后话),但此处与我有缘;而且此地风水极佳,景致宜人,我等在这里要广结善缘”。那两位童子说:“尊法旨。”他们的对话刚完,奇迹出现了。刚才说话的那三人忽然变成了一尊石佛像。第二天早晨,观看大水的人们发现了这尊石佛像。只见这石佛像雕艺精湛如同真人站在你眼前。-传十,十传百,都相信是上天赐给这方臣民的。不然,谁又有这般神力移来上吨重的石佛呢?于是,大伙就集资在河堤边修了一座寺庙(那时人们很信奉佛教), 把这尊石佛像贡在里面,人们又给它起了一个尊称叫“石佛爷”。

其三,固有说:古代佛教昌盛,各地兴佛建寺。这里的寺庙内,设置多种石佛像,历经数代,寺庙早己夷为平地。只有石像遗存。此种说法也让人质疑。因考证其石佛像附近和地下,并无发现废寺残垣的迹痕。又为什么孤零零就-尊石佛呢?显然这尊石佛的来历更具有十分神秘的色彩。

 

2、显灵

乐安“今广饶”西南乡有-个辛家庄子,庄上有位大财主,号称孙员外。不知何故身上长了许多毒疮,久治不愈溃疡化脓,疼痒难忍。家里人天天为老爷的病发愁。这天晚上老员外刚睡下不一会儿,只觉房内进来-老翁,身后跟着两小童。自称妙手回春,专程来给老员外治疮病的。老员外见老者精神矍铄,气度不凡,连声说:“求之不得,求之不得,治好必有重谢”。只见老者轻拂云袖,露出玉手,在员外身上红腫溃烂之处,逐一抚摸。老员外只觉身上阵阵冰冷异常,他突然惊醒,出了一身的冷汗,原来是场梦。员外只觉身上轻松,再看毒疮没有了,他十分诧异。只见地上留-药方,上写道:“离此东方阜城乡,依山傍水有府堂,红尘不沾香火旺,四里八乡尊石坊”。员外思量半天,感觉这老翁不是凡人,要言而有信,定要寻访重谢才是。于是,他即动身照药方所言来到古(阜城乡,河间里)一带询访。打听了许多地方,众人都说并无此人。说到石佛像碑确有-尊。民间称为石佛碑坊。老员外立于石佛像碑前,点头醒悟:定是这石佛显灵所为。他尊-声:“石佛爷!”当即跪倒在地,拜了又拜。他环视周围,此地十分荒芜。石佛像裸露在这荒野之中,任风雨洗沥,己风化得苍残不堪。员外善施之举油然而生,决意为石佛修建寺庙,以示报答。他与地方长老商确,不日动工。他从家乡运来木料,砖瓦,请来工匠。不多几日,一座可观的寺庙呈现于此。又择日把石佛像“请”进去,与当地百姓举行了祭典。后来,当地民众在此启动了”石佛爷庙会”。

说起石佛爷庙会,在这传承了好多年。附近的阜城店村,又建起座姑子庵。尼姑作桩,佛事方兴。特别是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五至十五日,庙会+分火爆,香火不断。各邻近乡村,老老少少,善男信女云集这里,先在石佛像前,祭祀一番。求佛爷保佑,脱灾避难。庙会上有卖吃喝的、玩杂耍的、说唱的、玩龙灯的,使庙会空前热闹。后人写诗曰:“北魏仙佛立‘正信’是其名。春节龙灯会,火映半天红。”

 

3、风潮

后来的岁月,兵荒马乱,很不安定。人们对古老的遗迹不屑一顾,石佛像经受着莫名的冷落。后代人似乎已忘记了,“石佛爷”曾有过的历史。石佛像沉默着、露天的、孤零零的、在荒凉的草地上立着。

建国初期,战争的硝烟不见了,人们享受到民主、安定的生活环境。都忙于发展生产。然而,树欲静而风不止,民间神汉巫婆作祟,孤独的石佛不再沉默,其幽灵又游萦于乡间。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,求‘石佛爷’治病已形成一股风潮。

据传,求石佛爷治病相当灵验,尤其是长疮生疖子的,有求必好。患者到石佛跟前摸-摸,再抚一抚病处祈祷祈祷,很快就好了呢!这不是一个人说的,治好病的人自己说的。传言四起,神乎其神,风靡广饶各地。起初,少数人在晚上偷偷去求石佛爷;后来,白天也去。而且,越去越多。起初,多是本地人去;后来,有越乡垮县的。起初,净是老百姓;后来,竞有国家工作人员去。起初,是步行去;后来,有开小汽车去的。起初,多数人根本不信;后来,信的人多了他也跟着信。有孝子为生病的老母求佛的,有贤妻为丈夫求佛的,有良母给生了病,长了疮,丢了魂的孩子求佛的。那年月人穷病灾又多,求佛爷治病又不花钱。一帮走了,又来一群。讲的是心诚则灵。那时,人们一提到“石佛爷”的名子,说话窃窃私语。就象石佛爷的神灵就在你面前,似乎幽灵无处不在,谁能说不信呢?“石佛爷”的名声沸扬,灵验更加传神,求神佛的人絡绎不绝。传说求神药也有几种方式:有亲自去求的,也有代人求的;也可在自家设立桌案,放置白水三碗,祈祷求药的。神药自然溶在水中,饮之除病。或地上铺张白纸,蓋上苇笠或蒲扇,祈祷之后揭开来,白纸上即有所求之药。亲自来“石佛爷”面前求药最好,跪拜祈祷后,即在佛像脚下摄一撮尘“药”,或抓一揑草“药”。也有求得丹丸一样的颗粒药的。大概有鸟粪虫屎之类的‘佳药’吧。不管是那种方式,石佛爷慈悲为怀,心到佛知,应验依就。

如此以来,求佛之风越演越烈。大好的天气里,在石佛像前的空地上,总有痴迷者跪倒一片。附近的庄稼地也被践踏了许多。有时也受到反对者的驱赶,但有些人走了,另有些人还来。再说,都是来治病的人,谁还没有怜悯之心呢?

 

4、抗邪

这求拜“石佛爷”治病之风,大有燎原之势。已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和政府的干预。当地党组织做了大量破除迷信的宣传和劝阻工作。然而,多次被痴迷的群众咒骂,甚至污惑中伤。

阜城店小学,距离石佛像不远,对求佛治病之风,师生都看在眼里。时间已久有的师生也半信来疑。有的学生生病了家长拎着去求石佛爷治一治,学生深受影响。学校规定不准学生围观,但是,放学后有的学生仍去不止。老师很无奈。学校这-教肓阵地上,也笼罩着一种神迷迷的氛围。

校长赵洪亮,是位共产党员,退伍军人,参加过渡江战役。面对这种情景,心里很不平静。他不信邪,最担心影响学生。常去劝阻和制止求神拜佛的人们。

有一次,在劝阻时,一伙人不但不听劝说,反而满嘴脏话。说他是“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”。并用神鬼来恫吓他,扬言:“你冒犯神佛,神佛会打灾给你,叫你不得好死”。赵校长听后,怒火上冲。气愤之下转身回到学校,从厕所弄来粪便,当着那伙人的面,涂在石佛身上。边涂摸边喊:“叫你打灾,叫你打灾。”好个赵校长凛然气壮,那伙人早已目瞪口呆。这一举动虽不讲究,但是,是一种震懾,是一种现身抗邪的教育,其效果并不大。信奉者依然如故。

事过多年,人们对赵校长的抗邪行动依然印象深刻。据说过了几年赵校长脖子上长过疙瘩子,说是石佛爷打的灾。他从教几十年,退休后安度晚年。

 

5、枪击

上世纪六十年代,中国农村受自然灾害的困扰,旧思想残余死灰复燃。围绕着求拜石佛爷的迷信活动。迷信与破除迷信在激烈地较量。有时风平浪静;有时气嚣尘上。为了制止这种不良之风,政府加大干预力度,常派人去巡查。有时强行驱散求佛人群。

有一次,县公安干事纪某某,遇到一伙求佛人群,当即进行制止。有些群众刚走了,紧接又来一帮。对纪干事的劝阻,不但不服从,反而顶撞起来,与纪干事周旋。这时,纪干亊持枪在手,坐在石佛像碑顶上。那帮人既不走,也不敢近前。纪干事忍无可忍,举起手枪喊道:“闪开!闪开!不闪开我开枪了!”众人纷纷闪开。只见他退后几步,举枪朝石佛像“当—当-”,连开几枪,槍声震动四野。那伙人大吃一惊,有些人被吓跑了。有不少信奉者在紛纷议论:“这样非得到报应不可,他眼里没有老佛爷,真是作孽呀!”在政府的不断派人阻止下,公开来活动的人越来越少了,但他们又转入了地下。枪击之后,石佛像上被打掉了一只耳朵。这就是石佛爷来历传说中所预见的-“劫难”吧。这块石佛的耳朵后来被邻村的一巫婆捡去,如获至宝,供奉了起来。还借此大作了一阵子文章。

“石佛爷”的神奇,究竞有多大,影响有多深,令人难以致信。它就象扑不灭的火焰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演译着……

 

6、掩埋

广饶大地古老而神秘,谁能说的清。“石佛爷”的传闻,令人费解。石佛爷究竞神不神?给多少人治好了病?怎么制止也禁止不住呢?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,政府研究出一措施。在赵校长的带领下,组织部分党、团员,把石佛像暗暗地掩埋了。以防止人们发现,其行动在夜里秘密进行。据传在石佛像旁边挖了一深坑,绳子断了几次,就是拉不倒。是人少还是人不想用力,拉的人也发了怵。其中有个人随意说了句:“请石佛爷躺下吧”,才把石佛拉倒。掩埋后上面置些伪装,向外传言就说石佛被上级运走了。在一段时间里求佛之风,似乎平息了。但没有待多久,“秘密”又被人发现了。石佛爷就在地下,接着不断发现在掩埋石佛的地面上,焚燃香火的灰烬逐渐增多。开始晚上出现。后来白天又不断发生。有不少人不靠近,在远远的地方又祈祷求拜起来。

忽有一天,人们又看见石佛像,如原来一样端端正正座落在了原处。有人传出话来说:午夜时分,听有人在空中发唤:“正信”,你劫期已满还不归位!”又见金光一闪,“彭”的一声,石佛钻出地面。就又稳稳当当回到了原处。人们发现石佛全身如洗过一样,一尘不染。此事固然是传言,但人们对石佛像的重现,着实使人费解,如此几吨重,要移出地面,谈何容易,可见其中“蹊跷”。“神佛”是掩埋不住的,这一举措又受到挫折。求神拜佛的活动仍顽固的上演着……

7、调离

1976年,山东省及广饶县的考古专家,对该石佛造像进行了全面研究和考证。该石佛造像年月无考。但从其雕刻的形式、线条、刀法、技巧等方面确认,此石佛造像属南北朝,北魏时期所雕置。名为”正信”造像。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。被东营市历史博物馆,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1984年的一天,一辆大卡车和一台起重机停在石佛像前,车上跳下数个公安民警和工作人员。有人质问:“要干什么?”,“无可奉告”,回答说。消息传出附近民众迅速聚来。警察划出警界线,不许人们靠近。不管人们怎么发话,吊车吊起那石佛像装上卡車运走了。有消息说:明朝的一著名石匠,在淄河上游-所寺院中,精心雕刻的十尊石佛像,原有的九尊石佛像,已运往佛山,这一尊,因被大水冲走,至今才找到。为凑齐完整,失主来要了,不能不给。

确实的消息,是这尊石佛像是南北朝,北魏时代的石刻造像,历史悠久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。政府为了更好地保护和研究这一珍贵文物。彻底刹住求佛迷信之风,排除民众的阻挠,强行把石佛像调运走。现已被山东省石刻艺术博物舘收藏。

石佛造像的出现,是广饶悠久历史的见证,是古文化底蕴灿烂、厚重的写照。遗存千载,相伴百代的石佛像调离了。借石佛传播迷信的风潮平息了。“石佛爷”神秘的传说,发人深醒。当地民众有人写诗曰:“仙佛雕像已无踪,驱车疾驰运泉城。此地空留菜菽地,故乡父老思旧情”。           

石佛像这一古迹虽然一去不再复返,但其神秘的传说,和珍贵的历史价值将永传后世,万古流芳。文 章来源 天
添 资源 网 W w w.
ttZ y W. c oM

相关故事